請看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衣手遮天
章節報錯

衣手遮天 第一五八章 齊府慘案

  謝景衣咬了一口杏干,如今剛剛入春,杏干都是陳年的,吃起來猶如在嚼干癟的殼兒。她皺著眉啃了一塊,又啃了一顆蠶豆。

  齊老夫人有誥命在身,并不用跪,只行了個禮。

  “老婦人姓劉,名萼。夫家姓齊,生得一子名齊宇,我兒十六歲中進士出仕,同年娶妻尤氏,次年便抱金孫齊光耀。尤氏命薄,在一次外出時,馬車出了意外,墜落山崖。三年之后,我兒續娶了太原張氏女張姚玲。”

  “今日我要告的,便是這張氏女。這張姚玲嫁入我齊家,多年未有所出不提,還性子猖獗,動不動就鞭撻下人,我兒多次勸說未果,遂夫妻冷淡。”

  “后來有一次,我兒外放隨州,回京敘職,意外帶回一人,竟然是那落下山崖的原配尤氏”

  這案子還沒有說到關鍵之處,開封府里已經是驚呼聲一片。

  離奇墜崖原配死而復生,改頭換面奪回舊愛

  齊老夫人說著,嘆了口氣,“尤氏同我兒乃是少年夫妻,十分的投契,她如今歸來,府中豈能沒有她的一席之地那張氏害怕正妻之位被尤氏拿回去,到處放流言蜚語,說尤氏被擄,在隨州為娼,早就不清白了。”

  “尤氏乃是書香門第出身,哪里能夠受這等侮辱,留下了一封遺書,一根白綾吊死了自己,以死證清白”

  “我兒大慟,重病了一場,沒有熬過那年冬日。”

  齊老夫人說著,淚流滿面。

  謝景衣將杏干揣進了袖袋中,嘆了口氣,人生在世,苦楚總是要多過幸福。

  黃青天見她哭得厲害,周圍的人都議論紛紛起來,啪的一聲拍響了驚堂木。

  “劉萼,按照你所言,張氏造了口業,但尤氏留有遺書,確定是自盡而亡,齊宇悲慟過度,重病而亡。張氏雖然不賢,但并不構成殺人之罪,你又為何來告”

  齊老夫人擦了擦眼淚,“這么多年,我一直以為我兒齊宇是病死的,直到最近我那唯一的孫子齊光耀身上發現了一件事,我才發現,這事兒另有蹊蹺。”

  “我兒齊宇去了之后,我遵從他生前的心愿,將他同尤氏合葬了。他病中,張姚玲一直在左右服侍湯水,十分的盡心,她又沒有給我兒生下一男半女,我便想著,讓她歸家去另嫁他人。可是張姚玲不同意,說她們張家家風清正,斷沒有再嫁的道理。”

  “于是這么些年,她便一直在齊家住著守著寡。原本我十分的厭惡她,氣她害死了尤氏,可這么些年過去了,她一直為我兒守著,要不就寺廟禮佛,給我兒點長明燈。今年年節的時候,索性住到了廟里,說光耀今年要考春闈,她去那里吃齋禮佛,給光耀祈福。”

  “年三十的晚上,我想著我們齊家統共就這么三個人了,大過年的,又怎么能夠讓張姚玲一個人冷冷清清的住在廟里呢于是便想要去廟里,將她接回來。本來,我是要親自去的,可是光耀心疼我年紀大了,腿腳不便。”

  “于是便替我而去,他這一去不多久,便一個人怒氣沖沖的回來了。我問他什么話,他也不說,就把自己個關在了屋子里。我覺得古怪,想派人再去廟中問問,當晚張姚玲就回來了。”

  “眼睛紅紅的,說光耀去接她的時候,她恰好聽著大師講經,聽人稟告說光耀來了,她著急出門相迎,跪坐太久麻了腿,起身時不慎摔倒了,被大師扶了一把,結果光耀就誤會了。”

  “她說若是可以,她愿意以死證清白。”

  齊老夫人說著,擦了擦眼淚,嘲諷的笑了笑,“是不是很熟悉的話我當時就被震住了,因為子虛烏有之事,已經死了一個尤氏,又怎么能夠再死一人。可是我傻啊,錯把財狼當家犬啊有的人,過了多少年,吃了多少齋,念了多少佛,都狗改不了吃屎,爛到了根子里啊”

  “當天晚上,張姚玲親手下廚,煮了一鍋雞湯告罪,叫我端去給光耀吃。我哪里知道,她如此狠毒,依言行事。翌日早晨光耀起來,便染了風寒,開始咳嗽,人十分的虛弱,同他阿爹當初的病癥簡直是一模一樣。”

  “我當時心急如焚,并未起疑心。我么府中伺候的人,張姚玲事事盡心,一如往昔。我也請了不少郎中來瞧,都毫無起色。這一拖便是月余,就在二月初,我那可憐的孫兒齊光耀,便早夭了。”

  “原本光耀也是要參加今年春闈的,可憐他,永遠也沒有機會睜開眼睛,看看那榜上,是否有他的名字了。”

  齊老夫人說著,痛哭出聲。

  在場不少人也紅了眼睛,這老夫人兩次白發人送黑發人,實在是太讓人不忍。

  黃青天皺了皺眉頭,又啪的一聲拍響了了驚堂木。

  面無表情的衙役們,敲了敲殺威棍,“威武”

  “齊劉氏,對于您的遭遇,本府也很同情。但這事兒同你兒媳張姚玲有何關系你可清楚,若是沒有證據誣告他人,那可是要被杖責的”

  齊老夫人揉了揉眼睛,“老身知道,老身只是想要講清楚原委罷了。我兒齊宇沒了之后,我齊家只剩下光耀一根獨苗,我擔心他身子不好,打小兒就請了教頭教他習武。不說文武全才,至少他身子康健,這么些年,別說重病,便是頭疼腦熱都沒有過。如何就一夜之間虛弱了”

  “我當時心中就閃過一絲疑惑,可尋了慣用的郎中瞧,怎么都沒有瞧出來。光耀病中,時常昏迷不醒,還總是說胡話,他那時候經常嘴中喊著賤人拿命來。”

  “我當時不明白,還以為光耀是撞了什么邪氣,或者在外頭中了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的仙人跳。進了二月,他眼見著就不行了,我當時已經心亂如麻,于是著人抬著他,一家一家的醫館去瞧。那些郎中,一瞧他面色,便說大羅金仙都難救了。”

  “直到,我走進了最后一家醫館。那里頭只有一位女郎中坐診,那女郎中只看了一眼,便搖了搖頭,她說,你這孫兒的毒已經深入骨髓,若是早些來,還能銀針拔毒,如今已經藥石無醫。”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請看小說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1

最新推薦

行走于人間的鶴翼 與愛定制愛情 我真沒想出名啊 我就是一只喵 收集系統:女王駕到,男神速接駕 凌霄大圣 親愛的綿羊先生 穿越農家之妃惹王爺 妖孽棄少在都市 太子殿下,求你別寵我 重生后我只想和離不想種田 黑化至高神 大魏王侯 農女殊色 戰氣凌霄
北京塞车pk10直播视频